BeanblooM

虫绿大宝贝

【补档重修】[parksborn]琉森湖

之前那篇踩了老福特的违禁词
最近单曲循环打雷姐的west coast突然想到补档
顺便修改了几处(试图开车...但又刹车了)
权当纪念我欠2014年的一篇伪游记


https://shimo.im/YyoFXZs7MQIDNcD9


分享Lana Del Rey的单曲《West Coast (Radio Mix)》http://music.163.com/song/28590262?userid=411256002 

一个源于狂热郁金香的脑洞

虽然电影这边还没资源,但看了原著小说嘿嘿嘿
其中有Jan给Sophia画果体的场景
于是想看虫绿的(*/ω\*)
原著是十七八世纪的欧洲AU,我写不出这个调调orz
有太太来领吗!?

这集妥妥的夫妻档和日常公主抱
OMG好甜好甜好甜

立个flag
我要写虫绿斯德哥尔摩情人梗🙃
太带感了wordma

【小甜饼/parksborn】每天都想产总裁夫夫的文

首先感谢虫绿群的小天使提供图!
题目什么的是Felicia【划掉】我的心声
/

/

/

http://beandupont.lofter.com/post/40cb29_114a94b8

以下


现在是凌晨一点。
  “Felicia,我和Peter下飞机了,但接我们的人呢?”Harry在电话那头打着哈哈。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搓眼的手突然顿住,“啊?司机大叔不在吗?”我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最终定格到了司机大叔前几日同我请假的那刻。
  好吧,我的问题。
  “Felicia,你的工资在向你挥手作别。”
  我刚想厚着脸皮想要抗议时,那边的Harry好像喘了一声?我单手把脸捂住,琢磨着应该是巨型蜘蛛挂件挂在了Harry身上,搞不好还在他耳旁逗弄那发红的耳垂。
  果然,我从电话里听到了Peter的声音,那句不大不小的“fuck you,Harry”。
  “嗯咳咳?Mr.Osborn,我稍后就到。”我找了个很靠谱的理由委婉地要求挂电话,拒接这扑面的狗粮。
  “好...唔...我们在vip休息区等你。”
  把电话砸到床上后,我一刻也不敢耽误,抓了劳斯莱斯的车钥匙就奔向车库,顶着一张蜡黄的脸试图激起Harry的罪恶感就驱车前往机场。
  我轻车熟路地找到了vip休息区,顺便在进去前颇有修养的整理一番衣装,免得我像个怨气极强的女酒鬼。
  丢Oscrop的脸我不怕,本人的可不行。
  我微笑地推开玻璃门,踩着高跟鞋一脚踏上柔软的地毯,略过坐在吧台前吃着夜宵的人们,略过在真皮沙发上睡的四仰八叉的人们,感叹得体的总裁夫夫应该举着高脚杯在落地窗前一同赏着纽约夜景。
  然而,事与愿违。
  在我找了一圈无果后,我开始重新审视我对他们的认知,于是我回到了沙发那里。
  然后我看到的是怎样一幅场景呢,我险些因此踩断了我的高跟鞋。
  当你路过这里不幸被一个人的长腿拌了一跤,你停下想要斥责始作俑者时,你发现一个单人方形沙发上睡着两个人,那个绊倒你的人好像毫无顾忌地展示着自己颀长的身躯,他的双手交叠在一起环在怀里人的身上,像抱着自己最最最爱的宝贝一般,不容他人觊觎;而怀里人的柔韧度让你忍不住赞叹,他团成了一个常人难以做到美观的蜷缩着的姿势,双脚搁在身下男人的大腿上,还不忘露出自己白皙纤细的脚踝,一个形似男友外套的衣服披在他的身上,一头漂亮的金发恰到好处地半遮半掩柔和的侧颜。这时,怀里人无意地蹭了蹭男友的胸膛,似在寻找更舒适的位置,而身下人也状似安慰地抚了抚他的肩膀,我震惊于二人在睡梦中也能这般缠绵悱恻。
  在我用手机狂拍一顿后,二人幽幽地醒来了,Harry直起身子,滑坐到Peter腿上,外套挂在半边肩上,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是解开的,露出大片令人遐想的皮肤。
  我屏住呼吸,看向别处,余光却肆意而灼热地扫向他们。
  见到Peter贴心地替Harry将外套披好,我内心有些小失落,但又注意到他在给Harry扣上衬衣扣子时,坏笑着轻咬了下Harry漂亮的锁骨,我忍不住在暗处牵起嘴角。
  终于,他们注意到了我,表示可以离开了。
  我没动,因为我的脑袋里在产文,冒着被炒鱿鱼的风险也在所不辞。
  
  Fin.

蜘蛛侠新动画里的粮?
最后一个大大的flag
TAT

【小甜饼】开着总裁豪车当Uber司机是什么体验 下

上 http://beandupont.lofter.com/post/40cb29_10dbc6e5


  
  当了几天Uber司机的彼得败在了纽约的交通上,他连油费都没有赚回来。
  细数这几天接到的乘客,一个画风夸张的女人、一个装作大款讨女票欢心的男屌丝、一个外国留学看起来叛逆的少年以及一个刚分手全程都在抹眼泪的女孩,前两位彼得不愿再谈起;至于叛逆少年,彼得在他点烟的时候夺过那根烟扔到了垃圾桶里,这意外的举动让少年收敛了戾气,放下戒心的他同彼得谈起了留学经历;最后那个女孩,全程只有她的抽泣声,彼得为她准备了一盒抽纸,女孩感谢了一次又一次,下车后摇摇晃晃地远去,彼得同情地免了单。
  总之,好坏参半吧,彼得准备今天再试最后一次,好男人能屈能伸,从明天起他就乖乖地当哈利的专属司机。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叫车人看头像是一个女生,她的位置在奥氏集团大厦门口,彼得饶有兴趣地开车过去。
  她会是哈利的员工吗?她知道她的上司有一个很爱他的老公吗?她知道她的上司的亲亲老公在为补贴家用而努力吗?
  所以姑娘你到底在哪里?守在大厦门口的彼得东张西望就是没看到等车的人。
  彼得打通了那人的电话,对方先是很有礼貌的道歉,告知他她仅是帮人叫车,顺便给了他真正乘客的电话号码。
  然后彼得就傻眼了,尤其是发现车窗外那张漂亮的脸蛋自己昨晚还热烈地吻过。
  “哈哈哈哈利?”彼得张大了嘴,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胡乱地指向哈利又指向自己,“我们心灵感应诶。”
  好巧不巧,手机发出“已接到乘客,准备出发前往目的地”的声音,哈利一脸“我信了”地看着彼得。
  哈利抢过彼得的手机,左手挡着彼得拼命凑过来的脸,阴沉沉地开了口:“谢谢你菲莉西亚,你叫到了我的私家车。”
  菲莉西亚:喵喵喵??
  “解释吧,彼得。”翘着腿坐着的哈利像只倨傲的猫,他看向彼得的眼底含着狡黠,哈利这副令人捉摸不透的模样,彼得发誓在床 上他会很喜欢。
  可现在生死攸关,彼得赶走了他奇奇怪怪的想法,斟酌着一个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回答,可在哈利“热切”的注视下,彼得做不到。
  最后彼得还是老老实实地托出了他发自内心的理由:“补贴家用。”实则倒贴,彼得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哦——”哈利颇为“认可”的点点头,他戳弄着彼得的手机,“我看看你的业绩。”
  老板,别!!!
  “啊,惨不忍睹,”哈利皱着眉头,满脸的嫌弃都要溢出来了,“彼得,你真是没一点经商的头脑,你身边有个这么优秀的人就没有影响到你吗?”哈利恨铁不成钢,“你有没有想过,你开着两座跑车要是接到情侣怎么办?你下车推吗?那一对闺蜜呢?你让她们撕逼吗?”
  见哈利吐槽后的心情由阴转晴,彼得也开起了玩笑:“不不不,我开车送女孩子,可以多跑几次。”
  “你敢哦?”哈利笑着抓住彼得的衣领,作势挥舞着拳头。
  彼得干脆解开安全带,假惺惺地迎上哈利的小拳头,又假惺惺地捂着脸委屈巴巴道:“好疼,要亲亲。”
  “我大概上了辆黑车。”哈利嫌弃的要下车,却被一双大手捞了回去,而后他稳稳地坐在彼得的腿上,哈利感觉自己的发梢划过车顶,他缩了缩。
  “哈利,亲这里。”彼得继续无赖地看着哈利,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绝模样。
  哦天,身下还有个变态。
  “丑拒。”哈利挣扎着要离开。
  “混蛋,别!”哈利看到彼得的手罪恶地伸向“敞篷”的控制位置,他只好乖乖地不动了,“我还要去谈生意,你把握好分寸。”
  彼得坏笑一声,圈住哈利的肩膀,得逞地吻上他白皙的脖颈,彼得的吐息喷薄在哈利的耳侧,他轻啄了一口因生理反应而通红的耳垂,最后覆上了在他心里描摹过一次又一次的唇。
  “这次先放过你。”彼得不舍地放开哈利,待他坐回副驾驶后,一踩油门飞往目的地。
  在此期间,哈利一直在摆弄着围巾,试图遮住发红的耳朵。
  
  “奥斯本先生,我还想和你来场艳遇。”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帕克先生。”
  彼得傻笑着目送哈利走进大楼后,手机弹出了新的消息——五星和一个私人评价。
  “纽约更需要的是超级英雄蜘蛛侠,而不是希望缩在狭小空间里为交通拥堵而按喇叭的你大材小用。”
  如果没错的话,哈利看到玻璃电梯门上映出一闪而过的红蓝人影,他回头,一个蛛丝爱心贴在玻璃上。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