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nblooM

高考后见
虫绿大宝贝

悖悖论:

也许你的恐惧症就是前世杀死你的东西

送给巍澜,送给这个限量版夏天,送给所有的镇魂女孩。

求支持!谢谢嘿嘿嘿

【巍澜】实锤!特调处揭秘者拍摄到赵处给沈教授跳钢管舞


剪辑萌新献给巍澜的处女剪嘿嘿嘿


高考后的暑假做的最认真最坚定的事就是爱巍澜嘿嘿嘿


求支持谢谢!!


剧情的话,大概就是赵云澜带沈巍尬舞,沈巍吃醋只想赵云澜跳给他看的沙雕故事。


最后爬墙真愉快嘿嘿嘿

【parksborn】漂泊 01

就是看了点《被仰望与被遗忘的》关于流动工人的内容我就忍不住了,蜘蛛侠建桥感觉不错哈,哈利宝贝就当随行家属吧嘿嘿嘿


平地上波澜不惊的生活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唯有高空的流动,生命的迁移,给予他们一种生命的厚重感。


00
那在夜幕中令人胆寒的绿光消失不见了,纽约市民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虽然绿魔并没有做出令人发指的事,但往往看起来与蜘蛛侠敌对的人都在人们潜意识里归为反派,胡作非为是避免不了的,所以他的消失让纽约这钢铁森林中渐渐响起生命的声音。

可是——

“你们有人最近看到蜘蛛侠了吗?”一同挤地铁的人们发现了一个新话题。

人们沉默,余光小心翼翼地瞥向四周,希望有那么零星几个人道一声“看到了”来安抚人们渐渐惶恐的心。

然而沉默持续到了下一站,一些人离开一些人进来,话语中已不再是蜘蛛侠的行踪了。

那个行侠仗义、备受人们喜爱的好邻居也消失了,和绿魔一起。



01
夜晚的圣伊格纳斯,在建的韦拉扎诺海峡大桥的建桥工人们聚集在镇里唯一的酒吧里追逐内心的欲望,酒水、赌博和女人,凡是他们想要的,在这里它们唾手可得。

唯有两个男孩靠着吧台坐着,脸上是与年龄不符的疲惫神色,他们啜饮着廉价的酒水。

一旁围着木头圆桌坐着的建桥工人们酒过三巡后,吹嘘起自己神奇的经历,固然他们有的人因建桥时的意外事故落下轻微残疾,可他们手里不菲的报酬让他们有了高谈阔论的自信。

褐发男孩侧耳倾听着。

过了一会儿,“伙计们,我们可以加入你们吗?”

流动工人们放下手中的酒杯,嗤笑着看向声音的主人。

那是两个男孩,稍高的男孩搀扶着另一个略显柔弱金发男孩,他们看起来遭遇了些不幸——灰头土脸的,甚至受了些伤。

“成年了?”一个看起来应该是流动工人的监工的男人大踏步逼近他们,他的臂膀可比男孩的粗了一圈。
褐发男孩稍微抬头,不惧地望向他:“是的。”

见男人充满深意地打量金发男孩,褐发男孩不动声色地动了动身子阻断了他的目光。

“名字?”男人接住朋友抛来的易拉罐,他拉开环,猛灌了一口,突如其来的酒气令金发男孩皱起了眉。

“我是Peter,他叫Harry,”Peter戒备地盯着男人,再次重复他的请求:“可以加入吗?”

男人饮尽啤酒后,右手猛的将易拉罐捏扁,力气似乎是成为其中一员的先决条件,Harry抿紧嘴唇,男人点点Peter:“你可以,但他不行。”

“不!我们是一起的!”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Peter突然吼出声,酒吧里的人们被这炸雷般的动静惊得都放下了手中的乐子。

“他会拖后腿,我他妈不需要。”男人若有所思地看着Harry安抚性地拍着Peter的背,眼神中透露出玩味和狡诈:“除非......他是你家属,家属可以留下。”

有好事的人吹了声口哨。

Harry闻声动作僵住了,他的双手无力地垂下,宛若一个被宣判罪行的人,惶惶然困在了地牢中。

“It’s complicated.”Harry突然笑了,弯起的蓝眸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水光,他抱住Peter,在他耳畔呢喃:“让我走吧...你不必跟着我一起受苦,人们需要蜘蛛侠。”

“可你最需要我。”蜘蛛侠与绿魔早已纠缠不清了,他们既厌倦互相亏欠后敌对时的针锋相对,又怀念时光记忆尽头便深埋的手足之情,不知道谁先动了心,他们在Oscrop的顶楼越了界,先是唇舌的试探,再是身体的撞击感受彼此的存在。谁都没有主动挑明他们的关系,直到一人累了要离开了,一人懂了想挽回了。

似乎只有一个办法能打消Harry自暴自弃的想法,Peter用手抚上Harry的双颊,轻柔地吻上了他的唇,Peter将他紧紧地圈在怀里,“I’m here.”

Harry不愿呆在噩梦吞噬的纽约,也不愿试图在某个地方长久居住——从监狱里逃脱的他只能漂泊在路上。


也许,做流动建桥工人是他们最好的选择,看着一座又一座的大桥扎根于一个又一个地方,可他们的生活却永远孤独飘零。


TBC.


记梗/虫绿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戴choker的Harry宝贝

早熟的Harry
想想就诱人

我他妈考完啦
回归虫绿!!!

【parksborn】God save our young blood[R]

开车敬假期最后一天!
车盖play ´д` ;
一直对公路上越野车的车盖有一种执念x
黑色加粗字体是打雷姐的歌God save our young blood,部分歌词为了贴合文改了改qwq

BGM

分享BØRNS/Lana Del Rey的单曲《God Save Our Young Blood》http://music.163.com/song/525013477?userid=411256002

上车吧⬇️

https://shimo.im/docs/t6bYbKk2ONoU2rSp

情人节就要牵手手碰手手搂搂抱抱x

【小甜饼】瞧,蜘蛛侠在工作时间和奥斯本总裁Facetime

提前祝情人节快乐!


  
  iMessage
  14 Feb 2018,16:20
  Peter: Hey!!My sweetheart☹️
  Harry: What’s up??
  Peter:Today is Valentine's Day,but you are not here.😣
  Harry:emm...
  Peter: Babe,I wanna kiss you, caress you, with you💋
  Harry:Holy shi......Spider-Man,stop!!FaceTime,OK?
  
  Calling to sweetheart...
  “wow,Harry.”
  当手机屏幕突然从蜘蛛侠的红面罩切换成哈利粉色的唇瓣和恰到好处的下颚线时,彼得忍不住惊呼。
  “Peter,take your mask off. I want to see you.”
  彼得摘下了头套,棕色的眸子不偏离屏幕丝毫,像黏牙的太妃糖,哈利低垂了眼眸片刻,他当然不会承认他有些害羞,即使他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但每每彼得甜蜜又炽热地注视着他时,哈利真的感觉要融化在其中了。
  彼得显然对哈利掩饰害羞的模样烂熟于心,于是他对着耳尖渐染粉红的哈利吹了声口哨,而后大大的傻笑霸占着整个屏幕。
  好的,不解风情的彼得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well,Peter,let me show you around my room. I’m sure that you’d like to do it.”
  “NO!!!!!Darling!”眼尖的彼得发现哈利刚洗完澡的事实,这不禁令他蛛血沸腾,“ahhh!Har,you are in bathrobe! I wanna see you not the room!”
  哈利才不理会鬼哭狼嚎的彼得,他举着手机面向房间,一本正经地给彼得展示房间的全貌。
  “Look,the drawing room.You can’t imagine how soft the sofa is.”
  屏幕突然黑了一下,在亮起时,是哈利趴在软绵绵的沙发垫上仰头看着屏幕的样子,他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摆弄着手机,眉眼温和地瞧着彼得,彼得隐约瞥见了哈利浴衣下白皙的肌肤和高耸漂亮的锁骨。
  “You know,Osborn’ sofa is certainly better than that.”
  “Well,you are right.”
  彼得看到哈利笑了,像素真是该死的好,哈利那湛蓝的眼睛像盛下了美洲落基山脉西侧的海洋,彼得觉得自己的心跳像起伏的波浪愈演愈烈。
  “Oh,come on Pete,it’s the study.”
  哈利灵巧地坐上办公桌,一条腿交叠在另一条腿上,他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撩了撩挡眼睛的刘海儿。
  哈利颈侧昨日留下的吻痕暴露在始作俑者眼里,彼得悲哀地发现他的紧身衣下有了反应。
  “God,you drive me crazy.”
  狡黠的笑滑过哈利眼底,他跳下办公桌,拿起手机,被小小的屏幕框住的伟大蜘蛛侠看起来多么无能为力啊。
  哈利又带着彼得参观了厨房、餐厅和卫生间,他似乎有意避开了卧室,”Will your trip be over,Pete?”
  “Nope!What the fucking pity to miss the America's west coast!”
  正如彼得猜测的,阳台连通着卧室,“导游”哈利不得不从卧室带领“游客”彼得进入阳台。
  这期间,彼得恨不得把眼睛扔到屏幕那头,极好的目力令彼得看到了哈利洗澡前脱下的那套小西服和蜘蛛侠睡衣,等等?
  “Gosh!!!Har,you have the spiderman pajama I bought with you!!You’re so sweet Babe!!”
  哈利不顾那端叽哇乱叫的小蜘蛛,果断地遮住了镜头,直到他来到了阳台上。
  一时间光影交叠,错落有致地铺在偌大的阳台上,将哈利轻柔地笼在暖洋洋地光晕中,哈利眯起眼睛,后背靠在大理石栏杆上,海风吹拂过他的翩飞的发梢。
  “Pete,is the view beautiful?”
  “Yeah,but you know,nothing is more beautiful than you for me.”
  如果要为蓝色命名,大可有天蓝色、海蓝色或是其它,可对彼得来说,唯有哈利眸中的蓝正中心脏。
  彼得感觉仿佛有什么轻擦过他的唇,落下浅吻。
  彼得看着哈利走回了卧室,小蜘蛛在他脑袋里拉响了“警铃”。
  “Don’t be shy,honey.Let me see you wear the pajama,ok? I can’t wait for it.”
  哈利感觉到来自屏幕那头的兴奋和激动快要溢出来了,他蹙眉想了想,考虑到今天是情人节,他也不想扫自家恋人的兴致,哈利便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I love you babe!”
  哈利把手机稳妥地立在一处,保证彼得能看到他。
  哈利大有种说不清的引火上身的感觉。
  眼见着哈利的浴衣从肩头慢慢滑至腰部,大片旖旎的风光倾泻在彼得眼前,彼得的心仿佛悬在嗓子眼里,他呼吸声随之加重了,那个盘踞在哈利腰侧的蜘蛛纹身渐渐显露出来,彼得都能想象出自己的手抚过那里的感觉分成两股,一股刺激着大脑,一股催生了欲望。
  这时,哈利松了手,浴衣滑到了地毯上的同时,彼得的手机黑屏了。
  Goddamn it!!!
  彼得感觉五雷轰顶。
  手机。
  就这么。
  没电了。
  虽然彼得承认他已经看过无数次哈利的美好,但不代表少这一次他能够忍受。
  彼得直起身子,戴上面罩,望着太阳落下的方向。
  西海岸,沙滩,海浪,酒店,哈利·奥斯本,一场酣畅淋漓的xing爱。
  彼得的眼光由悲恸化为坚定,也许是亲力亲为的时刻了。
  
  Fin.


就心疼Peter一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