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nblooM

这里小明
EC/虫绿/盾冬/锤基
会撸文/剪视频/刻章
假期沉迷撸文XD希望我能进步

蜘蛛侠新动画里的粮?
最后一个大大的flag
TAT

【小甜饼】开着总裁豪车当Uber司机是什么体验 下

上 http://beandupont.lofter.com/post/40cb29_10dbc6e5


  
  当了几天Uber司机的彼得败在了纽约的交通上,他连油费都没有赚回来。
  细数这几天接到的乘客,一个画风夸张的女人、一个装作大款讨女票欢心的男屌丝、一个外国留学看起来叛逆的少年以及一个刚分手全程都在抹眼泪的女孩,前两位彼得不愿再谈起;至于叛逆少年,彼得在他点烟的时候夺过那根烟扔到了垃圾桶里,这意外的举动让少年收敛了戾气,放下戒心的他同彼得谈起了留学经历;最后那个女孩,全程只有她的抽泣声,彼得为她准备了一盒抽纸,女孩感谢了一次又一次,下车后摇摇晃晃地远去,彼得同情地免了单。
  总之,好坏参半吧,彼得准备今天再试最后一次,好男人能屈能伸,从明天起他就乖乖地当哈利的专属司机。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叫车人看头像是一个女生,她的位置在奥氏集团大厦门口,彼得饶有兴趣地开车过去。
  她会是哈利的员工吗?她知道她的上司有一个很爱他的老公吗?她知道她的上司的亲亲老公在为补贴家用而努力吗?
  所以姑娘你到底在哪里?守在大厦门口的彼得东张西望就是没看到等车的人。
  彼得打通了那人的电话,对方先是很有礼貌的道歉,告知他她仅是帮人叫车,顺便给了他真正乘客的电话号码。
  然后彼得就傻眼了,尤其是发现车窗外那张漂亮的脸蛋自己昨晚还热烈地吻过。
  “哈哈哈哈利?”彼得张大了嘴,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胡乱地指向哈利又指向自己,“我们心灵感应诶。”
  好巧不巧,手机发出“已接到乘客,准备出发前往目的地”的声音,哈利一脸“我信了”地看着彼得。
  哈利抢过彼得的手机,左手挡着彼得拼命凑过来的脸,阴沉沉地开了口:“谢谢你菲莉西亚,你叫到了我的私家车。”
  菲莉西亚:喵喵喵??
  “解释吧,彼得。”翘着腿坐着的哈利像只倨傲的猫,他看向彼得的眼底含着狡黠,哈利这副令人捉摸不透的模样,彼得发誓在床 上他会很喜欢。
  可现在生死攸关,彼得赶走了他奇奇怪怪的想法,斟酌着一个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回答,可在哈利“热切”的注视下,彼得做不到。
  最后彼得还是老老实实地托出了他发自内心的理由:“补贴家用。”实则倒贴,彼得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哦——”哈利颇为“认可”的点点头,他戳弄着彼得的手机,“我看看你的业绩。”
  老板,别!!!
  “啊,惨不忍睹,”哈利皱着眉头,满脸的嫌弃都要溢出来了,“彼得,你真是没一点经商的头脑,你身边有个这么优秀的人就没有影响到你吗?”哈利恨铁不成钢,“你有没有想过,你开着两座跑车要是接到情侣怎么办?你下车推吗?那一对闺蜜呢?你让她们撕逼吗?”
  见哈利吐槽后的心情由阴转晴,彼得也开起了玩笑:“不不不,我开车送女孩子,可以多跑几次。”
  “你敢哦?”哈利笑着抓住彼得的衣领,作势挥舞着拳头。
  彼得干脆解开安全带,假惺惺地迎上哈利的小拳头,又假惺惺地捂着脸委屈巴巴道:“好疼,要亲亲。”
  “我大概上了辆黑车。”哈利嫌弃的要下车,却被一双大手捞了回去,而后他稳稳地坐在彼得的腿上,哈利感觉自己的发梢划过车顶,他缩了缩。
  “哈利,亲这里。”彼得继续无赖地看着哈利,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绝模样。
  哦天,身下还有个变态。
  “丑拒。”哈利挣扎着要离开。
  “混蛋,别!”哈利看到彼得的手罪恶地伸向“敞篷”的控制位置,他只好乖乖地不动了,“我还要去谈生意,你把握好分寸。”
  彼得坏笑一声,圈住哈利的肩膀,得逞地吻上他白皙的脖颈,彼得的吐息喷薄在哈利的耳侧,他轻啄了一口因生理反应而通红的耳垂,最后覆上了在他心里描摹过一次又一次的唇。
  “这次先放过你。”彼得不舍地放开哈利,待他坐回副驾驶后,一踩油门飞往目的地。
  在此期间,哈利一直在摆弄着围巾,试图遮住发红的耳朵。
  
  “奥斯本先生,我还想和你来场艳遇。”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帕克先生。”
  彼得傻笑着目送哈利走进大楼后,手机弹出了新的消息——五星和一个私人评价。
  “纽约更需要的是超级英雄蜘蛛侠,而不是希望缩在狭小空间里为交通拥堵而按喇叭的你大材小用。”
  如果没错的话,哈利看到玻璃电梯门上映出一闪而过的红蓝人影,他回头,一个蛛丝爱心贴在玻璃上。
  
  Fin.

【小甜饼】开着总裁的豪车当Uber司机是什么体验 上

梗来自知乎的话题
觉得挺好玩就用啦
一个补贴家用不开车手痒宠着哈利大宝贝的小虫




  彼得最近手痒,痒得想开车。
  “哈利,我来接你上下班好吗?”彼得从背后环住哈利,软糯的唇贴在哈利的金发上,声音闷闷的。
  “你是说用蜘蛛侠的那种方式?”哈利放下手中的书,一本正经地摇头,“那还是算了。”
  “嘛...我是说开车啦,我想再多陪陪你,”虽说彼得想的是开车,但蜘蛛侠式交通工具被无情地否掉了他还是有些小委屈,“哈利,好不好啊?”
  看着彼得强行乖巧的模样,哈利心情也大好:“纽约义警申请当奥斯本总裁的专属司机,”哈利轻触了下彼得的嘴角,“我批准了。”
  
  彼得很激动,结果第二天早晨他醒来时,身边的总裁大人还稳稳当当地睡着,彼得怕自己吵到哈利,便抓起准备好的衣服溜到浴室里换上,再安静地站在床边等待着,赞美着自己的贴心。
  床上的哈利不知情地翻了个身,露出白皙的胳膊和纤细修长的腿,这举动差点让一袭西装的彼得站不稳,而产生了帕克总裁要去不可描述纯洁美少年的错觉。
  好在哈利及时醒来了,他先是被彼得的模样惊到,待搓了搓眼后开始细细打量这个人——哦这家伙真是该死的性感。
  “不得不说,这比你的红蓝紧身制服好看很多。”
  “当然,红蓝制服对外,而哈利为我选的衣服,我只穿给他看。”彼得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害臊的话,末了还将哈利公主抱到更衣室,“那么我的哈利也要穿最美的衣服给我看哦。”
  上扬的尾音令哈利笑着把彼得推出了更衣室,“好彼得,听你的。”
  
  哈利把一个车钥匙抛给彼得,彼得接过后了然地向那辆黑色的Lamborghini Reventon走去。
  “自家爱人就是这么阔气,第一天就让我开最好的车。”摸到车的彼得感觉想上天,但他还是故作沉稳地将车开到了哈利面前,出足了绅士派头的风头。
  本应是香车美酒佳人的氛围,彼得却递给哈利一杯鲜榨芒果汁,哈利尝了一口后,打趣道:“冷酷壕情下的彼得式温暖。”
  “喜欢吗?”趁着红灯,彼得挑挑眉凑近哈利,将一脸满足的他单手搂在怀里。
  “爱死了呢。”哈利带着芒果的清香吻了吻彼得的耳侧。
  彼得和哈利的二人世界就像这辆跑车,任性的只有两个座位,第三个人,不存在的。
  
  把哈利送到目的地的彼得灵机一动,他陷在舒适的真皮座椅里,在手机下载了Uber,准备拉个顺风车。
  后来彼得向哈利解释:补贴家用。
  可能是因为车价太高还没人敢叫这辆车,等了一会的彼得兴致缺缺地刚准备返程,人生第一单就降临了。
  并不是老司机的彼得粗略地看了眼叫车人的评价,便迅速接了单向对方赶去。
  直到一个衣着靓丽化着浓妆的美女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踏入彼得的心肝Lamborghini,他才明白评论里“我的肝好痛”是什么意思。
  美女笑脸相迎,似乎想来场艳遇,但彼得只是戒备地点点头,加足马力奔向目的地。
  香水味浓的过分,彼得降下了车窗,呼啦呼啦的风引起了美女的不满,不过在她发脾气前,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彼得愉悦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美女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彼得收到了一颗星以及“他大概开的是假豪车”的评价,但彼得管不了那么多了,身为根正苗红的有夫之夫,他更担心他的哈利闻到不正常的香水味。

TBC


下 http://beandupont.lofter.com/post/40cb29_10e1546f

【parksborn/小甜饼】假酒害人 下

没错 lo主我又骑着小破车回来了!!!
最近又回顾了一遍超凡2
哈利真的只有小虫了TaT小虫还那么对他QaQ
于是我要吃小甜饼啊啊啊啊
OOC算我的!!!
xxxxxxx

上 http://beandupont.lofter.com/post/40cb29_10cc4255
  

       彼得狼狈地逃出酒窖,恰好碰上到处找他的格温。
  “彼得?你去哪了?脸怎么这么红?”格温仿佛猜到彼得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她故作惊讶地问:“撩到了妹子顺便来了一炮?但不想负责你就跑路啦?”
  “那样倒好多了。”彼得觉得酒会的冷气根本不足以降温,他干脆扯下了领带解开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拉着“吓得”离他几米远的格温就冲出了奥斯本大宅。
  “我我...我我我我亲了哈利奥斯本.....”支支吾吾了半天,彼得终于吐出了这句话,他突然恨自己没法来根事后烟,那样也许会轻松很多。
  格温显然没有猜到故事结局,她明显地愣了一阵,冒出一句话:“你该对他负责?”
  “啊啊大概吧,但我现在很乱...正经这么多年,我以为我笔直如电线杆呢...”
  “但今天这么一出,你发现自己对男人其实有好感?”格温惊喜地发现自己摸到了耽美小说的套路之一。
  “但我们接触时间很短啊,倒挺有感觉的,他的眼睛澄澈而有神,嘴唇红润吻起来软软的,我还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臀部......”彼得很认真地上套,“说实话,我们差点就...就...”彼得绞尽脑汁地比划着他羞于启齿的画面,“就当场弯成回形针。”
  男人之间的爱情来的像阵风。
  格温的嘴巴张成了O型,彼得的脸红得像番茄,她要控制不了自己脑袋里的臆想画面。
  “行了彼得,就是明天,你的幸福,去追!!”
  格温看起来比彼得还要激动。
  
  在彼得跑路不久,哈利整理了下衣装,随便拿了瓶红酒好整以暇地走出酒窖,一副谣言和彼得都见鬼去吧的无所畏惧的神态。
  然而哈利内心戏的复杂快让他的表情扭成一团。
  “哈利?你的嘴?你是...去和酒瓶接吻了吗?”菲莉西亚的眼神难以置信地在哈利与酒瓶间徘徊。
  哈利好像没有心情开玩笑,他别过脸去,“菲莉西亚,帮我查彼得·帕克这个人,顺便散了酒会。”
  “好...”菲莉西亚奇怪地看着哈利匆匆离去的背影。
  哈利回了卧室便瘫倒在柔软的大床上,老人的话、彼得的吻、自己的性向像缠绕成一团的耳机线需要他来解开。
  老人的话算是应验了一半吧,总不能在指针指向十二点的这二十分钟里,突然有个男人出现在他的卧室指名道姓跟他来一炮。
  那么彼得这个家伙......
  卧室的门被叩响了,哈利神游太虚地应了声,“夜宵的话,就放那桌子上好了,”哈利翻身抱紧了身边的红酒,嘟嚷道:“最好有个高脚杯。”
  “我准备了两个。”
  “两个?你让我举杯邀明月吗?”哈利心想他好烦要炒他鱿鱼,便立起身子奇怪地瞥了一眼那个男仆。
  然后哈利发现他护身的酒瓶被靠近的男仆飞快拿走了。
  “彼得帕克,你在玩什么鬼把戏?耍酒疯吗?”哈利吸取了刚刚和彼得近身“搏斗”的教训,他试图悄悄往后退。
  彼得没有回答,只是低垂着脑袋,这让先发制人的哈利有些心软,但更!气!
  “是因为你亲了我,你没有得到钱,所以难以堵住你的嘴吗?那你尽管开价,我哈利奥斯本就不愁对付你这种贪财的嘴脸丑恶的小人。”哈利骨子里的傲气逼他噼里啪啦地甩了一堆狠话到彼得身上,他的无名火也消了大半,但彼得的沉默或者说忍让像跟刺扎得他隐隐作痛,忽视不得。
  哈利依然高扬着头,但语气软了下来:“至少我不能让你错选吻我而后悔。”
  “我不后悔,相反我很喜欢。”彼得突然说,像陷入黑暗的人突然望见光,他抬起头,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我只是想来表达我的心意,哈利,我...啊该怎么解释,我没想到...呃...”
  “我错怪你了。”哈利走进彼得,他踮起脚,伸手环住彼得的脖颈,在他耳边喃喃道:“那个酒后大胆得直接吻我的彼得呢?我好想他。”


一辆破车⬇️我竟然真的开起了车
http://m.weibo.cn/6076615928/4137140486566771


        时间恰好停留在夜晚十二点,不多也不少。

———The end—————


后记:
这个车我也是随便想的啊啊啊啊好像很扯很不合理啊啊啊别在意!!!
第一次开车内心好复杂啊啊啊啊
说实话那个预言般的老人x就是我
我好像还想说点啥但我想不起来了


原来涵涵也光头过qwwwwq

夝暝Clear_sleep:

【The Amazing Spiderman2】

【Dane DeHaan-Green Goblin】


我媳妇!果然!光头也美得犯规!!看到那精致的巴掌脸和那完美的头颅曲线,直接都心跳加速了好么!!

简直就像BJD裸头一样,Haan你真心美得不是人QvQ

你们的发际线梗随便刷,Haan真是无需头发的帅气着!233


*图源:Akaya.C/侵删致歉

【parksborn/小甜饼】假酒害人 上

无能力AU 

一辆缓慢却玩急刹的自行车
了不起的盖茨比 伊斯坦布尔假期的融合产物
一个互撩的故事
有ooc的嫌疑orz
本想一发完 但后续我完全没想好啊啊啊
彼得格温仅室友设定
彼得哈利相遇就是这么狗血x
题目随便起的
xxxxxxx

  “彼得,我觉得你应该多参加些社交活动,而不是像现在,你为了捣鼓这个论文已经蓬头垢面好几天了。”
  “嘿,格温,这是我的毕业论文!容不得半点差错……还有我觉得我的头发长度达不到蓬头垢面那种效果。”
  “行啦,彼得!毕业找工作需要人脉!资源!”格温一下把一张像是请柬的卡片塞到彼得的怀里,“你快看看!”
  “不去。”
  “奥斯本大宅的酒会你不去?我可是天天守着奥斯本少爷的脸书才争取到了这个名额!顺便通知你,今晚不、会、做、饭的你将要饿肚子了。”
  没吃饭怎么有力气撸论文?彼得立即改口答应了。
  “好,那什么时候出发?”
  “衣冠不整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人不能进。”
  
  弯月挂上云梢,奥斯本大宅灯火辉煌。
  彼得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他的脸庞愈发英俊,窄版黑领带因走路被风微微扬起,更添几分撩人的生气。
  格温赞赏地冲彼得眨眨眼,顺手拍掉了彼得试图抓住领带的手。
  “我是正经人。”彼得腹诽。
  
  “菲西莉亚,酒会的时候你就别跟着我了,反正没有人认识我,这倒是比那些天天换着花样上花边新闻的花花公子们自在多了。”
  “哈利,我可以当你女伴,毕竟酒会人多且杂......”
  “那样我会觉得你是女保镖。”哈利摆摆手后,安慰地拍着自己的小肌肉,“男人怕什么。”
  “可是你走得是美艳风呀,蛊惑男人的心怎么办啊总裁大人。”菲西莉亚最终还是咽回了这句话,却一语成谶。
  
  酒会开始,哈利穿梭在人群中,坦坦荡荡地向自己最珍爱的美酒快速走去,但考虑到这次酒会“洞察人心”的重大目的,哈利暗搓搓地转向了一旁的柠檬汁。
  “所以哈利奥斯本是不来主持酒会了吗?”
  “啧,大概是了,鬼知道他在搞什么噱头。”
  “我倒想见识见识老诺曼他儿子的能力。”
  “应该不会差吧,不过一直被诺曼养在‘深闺’里,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
  哈利路过这群职场上的佼佼者们时,险些被柠檬汁呛到,他扫视这几人的面庞,恶狠狠地在心里的人物名单上记上了几个名字。
  
  “天啊,这个人好美,作为妹子我很尴尬啊qwq。”
  “哦哦确实诶,不过他喝的是柠檬汁,看起来不如喝红酒的男人成熟诶。”
  “嘤,说不定这是人家的freestyle呢qwq!”
  这对聊天的人应该是好闺蜜,哈利取完甜点后毫不吝啬地来了个回眸一笑杀,她们红着脸跑开了。
  
  哈利继续若无其事地游荡着。
  突然有个打扮的像女巫的老人抓住哈利的小臂,直勾勾地盯着他,哈利也不害怕,好奇又礼貌地回望老人浑浊的双目。
  “奥斯本少爷,今夜出柜。”老人轻飘飘地搁下这句话便走了,哈利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他仿佛被桎梏住了一般,来不及拦住老人,更来不及以科学的思维思考这句话。
  直到听到这句话的彼得不小心打翻了甜点发出了声响,哈利才会回过神来。
  “要堵住他的嘴。”哈利一把拉过彼得飞快地钻进了不远处的酒窖,生怕彼得夺门而逃,哈利又拉着他转来转去跑到酒窖深处。
  彼得懵逼地打量这昏暗的酒窖,深吸一口气,原本就几小杯红酒下肚的他感觉醉意笼罩着自己浑沌的脑袋。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哈利看着扶着酒桶找平衡的彼得,突然觉得机智的自己肯定能制服这个头脑昏沉的醉汉。
  “什么?”彼得转过身来。
  “别装傻了先生。”哈利突然抓过彼得的领带将他拉近,他紧锁着眉头,目光中透着狠戾,也难掩势在必得的骄傲,“我不希望那句可笑的谣言传出去。”
  因为矮半个头的原因,哈利的吐息轻挠着彼得的脖颈,昏黄的灯光柔和了哈利愤怒的眉眼,将那澄澈的双目完全暴露在彼得眼前,蛊惑着他的心,所以面前的人丝毫没有杀伤力,相反还挺......撩人的?
  彼得没有接话,理智弦的崩断,他出其不意地吻上了那红润的唇,身前人不禁抖了一下,彼得不知是醉酒的勇气迫使还是眼前的人本身就令人迷醉。
  彼得一转为主动,哈利就完全处于弱势了,在他反应过来时,哈利感觉自己要撞上身后的墙壁了,而彼得显然不满意哈利的无所作为,他扳过哈利的下巴,想要加深这个吻。
  “这个人是个gay,他提出的条件是个吻,算了不计较了,只要他能保密。”哈利突然【错误地】理清思路,便开始以自己高超的吻技回应彼得。
  一时刻,绵长的吻难舍难分,欲 火在烧心。
  “唔...”哈利感觉彼得的大手开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走,理智悬崖勒马,他用尽全身力气推开彼得,声音有些颤抖:“够了,你可以滚了。”
  彼得被这么一折腾也清醒了些,他不可置信地回想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懊恼地垂下头,不敢直视哈利的眼睛:“对不起......我是彼得·帕克......你可以来找我。”


TBC




http://beandupont.lofter.com/post/40cb29_10d22cdf

不玩啦不玩啦

今天看了我黑儿子最后一眼后卸了阴阳师
说到底玩到现在真的就因为小小黑
而如今阿爸也给黑儿子升了六星
把阿爸刷到的最最最最好的御魂给了黑儿子
就连抽到的唯一一张SSR阿爸也撕了他给你准备狗粮
你也一直很争气带着阿爸上了1300阿爸已经很满足了
都怪阿爸太非了啊


阴阳师叫哈利奥斯本 黑儿子你叫彼得帕克

阿爸最爱的名字给最爱的你们
你们会一直潇潇洒洒地一同走下去QWQ

阿爸好像对我套环有意见于是我当着她的面套爆狗头

好萌

木藏溪:

*山兔视角


*依然是欢脱的我寮日常


*私设注意:剧情关私设是阴阳师必经的考核


*可能会有微量的CP成分


 


我觉得吧,阿爸肯定是对我有意见,不然小山兔我作为一个开寮元老,怎么就沦落到有事“皮皮兔我们走”没事就被捏耳朵的待遇?


阿爸在这寮里有三样东西是每天都要摸一把,犬神的头,夜叉的腹肌,还有我的耳朵。犬神还好,每天坐在庭院里,跟个吉祥物一样,阿爸出门了就过去撸两把毛。夜叉就比较惨了,被阿爸性骚扰到穿回了觉醒前的衣服,阿爸虽然很不爽但也不敢逼他。但夜叉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我,因为打御魂麒麟都得我上场,几乎一天到晚我都得跟在阿爸身边,阿爸有事没事顺手就撸一把我耳朵,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可能要秃。我跟阿爸抗议过这事,阿爸居然笑着说:“那不是更好吗?变秃能让你变得更强!等你秃了我就给你改名叫小秃子!”


我怎么会有这种阿爸啊!好气哦!不仅不想保持微笑还想套环!


于是那天御魂我拼命套了一小时环,套到阿爸怀疑人生,在翻了几次车之后阿爸终于忍不住跟旁边的姑姑说:“我是不是养了一只假兔子?”姑姑摇摇头:“你把她耳朵都要撸秃了她当然不开心。”不愧是姑姑,善解人意,深知我心!我就是不开心了!有小情绪了!


阿爸听罢一脸不好意思地过来哄我:“小山兔啊,有什么不开心就说出来,嘛,我以后都不随便摸你耳朵了,你就不要再套环了吧?好不好?”“好吧!”我看着阿爸刚要喜笑颜开,赶紧接了一句:“我想要新衣服!”阿爸的表情瞬间僵了。


其实山兔的新衣服很早就有了,但我现在还穿着觉醒前的衣服呢,阿爸说我这样穿最可爱,我也觉得这身衣服最好看,也就不在意新衣服了。可是后来看到别人寮里的山兔都有新衣服啊,还有胡萝卜的特效,特别好看,我就缠着阿爸要新衣服了。阿爸当时非常爽快就答应了,带着我们一班主力式神去挑战山兔副本,然后被一群山兔按在地上摩擦……后来阿爸就再也没有带我们去打过山兔副本了。


阿爸看着我渴望的眼神,很为难地说:“这不是打不过嘛……”“商店里有卖!”阿爸摇头:“那个没有胡萝卜特效!”看我失望地垂下耳朵,阿爸又马上接了句:“我答应你只要下次一有新衣服出来,只要不丑,我都给你买!”我稍微考虑了一下,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后来御魂打完了,大家一起回寮里,我照常跑在最前面,一转头后面大家都落在很后面呢,于是我绕了一圈又转回大家身后了,这时正好听到姑姑在跟阿爸说话:“没有特效也没关系,她喜欢那衣服就买给她吧。”我顿时充满希冀地看着阿爸,结果阿爸坚决地摇头:“我的山兔,值得穿最好的!”我愣在原地,直到阿爸她们又走出去一段路,发现我不见了,回头一看看见我,阿爸向我招手:“兔子你干嘛呢?快过来呀!我们去打山兔副本!”“你们走太慢啦我才绕回来的!”我应声追上去。


其实很多式神的新衣服,只要不是太难看或者太难拿,阿爸都会尽力给我们弄到的,这个看座敷和镰鼬身上的衣服就知道。但也有个例外,夜叉的新衣服,这衣服以我们一众式神的眼光来看都觉得挺不错的,唯独阿爸只看了一眼就拒绝了。夜叉不服,去找阿爸理论,阿爸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说了句:“你长那么好看,穿那么多干什么?”夜叉觉得这话简直不可理喻,但却又无法反驳,最后在阿爸补了句“以后的新衣服,对身体的覆盖率高过百分之五十的你就别想啦”之后,无可奈何地放弃了。




算算时间,阿爸当阴阳师也有一段日子了,虽然在斗技场还经常被人吊打,但阿爸也算是过了可以毫无压力自称萌新的阶段了。当阴阳师每成长了一个阶段都会有一个考核,眼下阿爸正苦恼要怎么度过黑晴明大人那关的考核。据阿爸的友人老司机说,这关巨难,就连友人那样的老司机也是翻了好几次车磨蹭了好久才过的。阿爸更加愁容满面了,出战前几天就开始排兵布阵,最后还是决定由我、小小黑和姑姑上。但是没有座敷递火,火肯定不够,阿爸想来想去,居然打算寄希望于小小黑的被动上,临上场前还不停叮嘱小小黑:“小小黑啊,被人打了一定要还手啊!可千万不要傻站着啊!”小小黑这几天被阿爸翻来覆去地叮嘱,早就不耐烦了,“哼”了一声,就扛着跟他身形不成比例的大镰刀上场了。


说到我们寮里的小小黑啊,那可就跟别人寮里的不一样了,别人寮里的黑童子,要么是鬼使黑白带大的,要么是姑获鸟带大的,但在我们寮里,小小黑来的时候,别说鬼使黑白了,连姑姑都还没来呢。所以我们寮里的小小黑,是我寮当年的扛把子烟烟罗姐姐带大的。烟烟罗姐姐,毒舌抖S还弟控,小小黑在她的教育下,硬是变成了一副“社会你黑哥,人狠话不多”的样子。平时阿爸带他去打斗技,几乎场场斗技都是大起大落,惊险刺激,能把阿爸吓出心脏病。可惜后来斗技几乎被控制流统治之后,阿爸就再没有打过斗技了。


考核开始了,我开场就拉了个条,招财猫不愧是有50%几率给火的御魂,总算不负众望地冒出了两点鬼火。接着一个言灵·缚甩到雪女身上,“团战可以输控制必须死!姑姑上啊!”阿爸回想起一度被控制系式神支配的恐怖决定先弄死雪女。但可惜对方全体都是厚血高防,姑姑一个大招过去并没有打出多大伤害,万幸对方雪女还是被缚住了,暴风雪是躲过了……


几个回合下来我们基本都半血以下的状态了,对面四个人,不,一个人加三个式神,都还好好地站着呢。对面大天狗已经拿起了笛子,我赶紧准备尬舞一波拉个条,一看居然没火了,阿爸的非洲人血统在这种时候突然刷了一波存在感,成功阻止了招财猫给火。我只能普攻一下,然后看着阿爸手忙脚乱地开了个罩子,下一秒羽刃风暴袭来,罩子瞬间破了,完了!


全队人几乎是同时转头去看小小黑,本来他就是我们之中血最薄的,这波攻击过去他还能撑住吗?然后我们就看见小小黑一抹嘴角的血,“嘿嘿嘿嘿”地笑着冲了出去,“我受到的屈辱全部奉还给你们!*”仅存一丝血的小小黑反击带走了对面的雪女和三尾狐,然后自己也下场了。


阿爸大喜过望,对着对面残血的大天狗和黑晴明掐指一算,“哎还有戏!姑姑快上!”姑姑冲上去就是一波天翔鹤斩,黑晴明一抬眼,“言灵·守!”结界的防御力出人意料的高,姑姑竭尽全力才打破了结界,这下不妙了,我们可撑不过下一波羽刃风暴。阿爸还在对着仅剩的三点火考虑是让我拉条还是留给姑姑再放一次天翔鹤斩,我看看姑姑剩的那一丝血,不行,无论我拉不拉条姑姑都赶不上对面的大天狗了,会被普攻带走的!我一咬牙,在阿爸惊恐的眼神中拿过三点鬼火,“去吧!幸运套环!”


“兔子你干什——”套环在阿爸的尖叫中命中大天狗并打出了暴击,大天狗立刻变成小纸人退场了,一时间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姑姑率先回过神来,张开翅膀来拥抱我,“我们家兔子真厉害!”阿爸目瞪口呆地鼓起了掌……后来考核就这么惊险刺激地通过了,阿爸跟她的友人说起这事的时候,友人悔不当初地说“还有这种操作?哎呀我当时还没养黑童子呢!我折腾了那么久你居然一遍过了!好气啊!”


可惜后来我就很少打出暴击了,本来我的暴击率就很低嘛,阿爸深思熟虑之后还是放弃了把我培养成破势输出兔子的念头。我倒是蛮想沉迷输出的,可阿爸苦苦哀求我说我输出的话就没人拉条啦!哎真没办法!


 


见识到小小黑的犀利之后,阿爸语重心长地拍着小小黑的肩指着攒了一大堆的达摩对他说:“小小黑啊,我决定了,等等姑姑升了六星,下个六星就是你了!看到这些狗粮没?都是阿爸给你打下的江山!”小小黑一听这话,非但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反而一拉旁边的小小白护在身后,“不准把白童子返魂了!”“啊?”阿爸一愣,不远处的鬼使黑听到这话也马上站到鬼使白身前,正在看白狼练习弓箭的莹草扛起了她的蒲公英,我一看情况不对就已经拉着孟婆跑出去了好远一段距离。


阿爸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干嘛呢干嘛呢?我什么时候说要把你们返魂了?兔子你跑那么远干嘛啊?回来!我不会把孟婆返魂的啦!”“你上次就把判官哥哥返魂了!”我隔着一段距离冲阿爸喊。“那是因为我没有阎魔啊!”“那你也没有青行灯啊!”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不应该把无辜的小妖刀牵扯进来的!果然刚来不久的小妖刀马上抱着刀站起身来,惴惴不安地看向阿爸。阿爸赶紧过去安抚小妖刀:“没事没事,我绝对不会把你返魂的,我有青行灯的碎片呢!你看!”小妖刀抱着几个青行灯的碎片去找姑姑玩了,阿爸这才回过头来看我们,“唉,你们不用这样子啦,该返魂的我早就返魂了,现在留下的我都不会返魂的啦,我就那么像棒打鸳鸯的人嘛!”“毕竟你是单身狗嘛!烟烟罗姐姐说单身狗的怨念是很可怕的!”我摇摇耳朵,躲到目睹了一切还在淡定喝茶的烟烟罗身后。“什么鬼?大闺女你居然在背后说我坏话!”阿爸张牙舞爪地朝烟烟罗扑过来,被烟鬼抱个满怀,然后呛得咳嗽起来,烟烟罗优雅地呼出一口烟,“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啊今天的寮里也很平静呢_(:з」∠)_


 


——————正文完————————


*“我受到的屈辱全部奉还给你们!”是黑童子四段掉血时连斩的语音(←个人觉得超带感的)


*我没压级,过黑晴明的时候是带着四星兔子五星鸟和五星还是四星的小小黑过的,全靠运气……


*这篇文终于写完了……拖延症太严重了已经没救了……沉迷这个破游戏无法自拔……这个游戏就是我产粮的最大阻碍……下一篇不知道猴年马月……


*这篇文的时间线是在我抽到下一个SSR之前,下一篇估计是就关于抽到的第二个SSR了……大概吧……



parksborn【肝你比肝阴阳师还难】02

难以抑制地欢脱起来orz
OOC orz
哈利在我心中绝对是最高冷最机智的啊啊啊啊

01 在这里
http://beandupont.lofter.com/post/40cb29_105efb22

  
02
说好的一起肝阴阳师。
  自从哈利和彼得相遇之后,他们很默契地,实际上是自作多情地,都把对方划为好友中的No.1,每天的互送友情点、互相点赞也就这么被提上各自的日程。
  而且,相约肝阴阳师这种只要在虚拟世界中就可以搞定的事,二人却实实在在地相约在那个的便利店里进行,并且每次都少不了哈利所迷信的MM豆,他美曰其名助长欧气,而彼得坚信欧气来源于自己!!
  哈利与彼得占据着便利店里的一个小角落,都热情高涨地捧着自己的手机,除了偶尔有路人甲对他们的占位行为表示嫌弃,和来自店员那哈利并不懂的围笑外,哈利觉得和彼得肝阴阳师的这段时间过得如此美妙,虽然和彼得这家伙切磋总输掉。
  哈利输得有些小情绪了,他瞥了眼暗自窃喜的彼得,“想不到堂堂纽约州立大学的高材生彼得帕克,肝起阴阳师同钻研学术的老教授如出一辙。”
  “嗯?”彼得抬起头,一本正经地盯着哈利,“那身为奥斯本家小少爷的你呢?”
  被反咬一口好气哦,哈利的脸先是不争气地红了,但他又狐疑地看向彼得:“你不会仅凭着我阴阳师的名字来猜的吧?你不知道吗,现在人在网上都喜欢用idol的名儿,我还可以叫‘戴恩德哈恩’呢。”
  明明就在胡搅蛮缠嘛,彼得对哈利·傲娇·小可爱·奥斯本又有了新的认识,但彼得·耿直·再逗哈利就要笑喷了·帕克还是举双手投了降:“每次都是我先到便利店等你嘛,就能看到你从奥氏集团大厦出来,还有你本人比杂志上照片好看多了哦~”
  迷之翘起的尾音。
  “彼得......我去你妈的小饼干。”

  刚踏出办公室的诺曼·奥斯本发现今天他又要独自回家,不免有些扎心,按照平常自己的乖儿子应该准时等在办公室门口,跟他一同到地下停车库,顺带路上嚷嚷着让他帮忙抽什么阴阳师的符咒,好像是抽SSR哦。
  “虽然并不是很懂......但哈利他干嘛去了?”诺曼嘀咕着,这几天没抽卡他的手也痒痒得很。
  这不,刚离开奥氏集团大厦没多远,诺曼就被堵在了路上,他抬手看了眼表,转头往外瞟了一眼......那不是哈利吗??
  于是,秉承着“儿子大了应该给他些私人空间但又操着老妈子心”的诺曼还是趁着堵车将哈利捞回了家。
  哈利记得,他离开时最后看到的只有彼得的错愕和同情,如果没记错的话,彼得对此作出了评论:six six six。鬼知道诺曼拽走他的场景像不像大人抓着自家小鬼。
  “我听说彼得·帕克未来将踏入奥氏集团大厦,并且还是在我所管理的部门,那么......”哈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伟大的奥斯本先生,我觉得我的形象和威信已经提前崩塌了,我要你对此负责!!”
  “这样啊,就让他转部门吧,比如我的车夫什么的。”
  “喂老爸?!为什么是你的不是我的?况且你不能这么压榨你的……”
  “开个玩笑。”诺曼诚恳地看了眼哈利,便摆弄起手中的东西。
  “......”哈利感觉今天好像被身边的人耍了个遍。
  “对了哈利,你刚才说...‘我的’什么?”
  哈利:“嗯?!”
  诺曼:“嗯??”
   TBC